花叶未言

苏沐秋, 职业账号卡:沐雨橙风 私下账号卡:君莫笑/秋木苏 2015年死于车祸

占tag致歉
寻找原创语C的合伙人,男生女生都可以,最好还是男生或性子比较沉的女生吧,因为和闺蜜两个人太皮了得找人治治,然后我和闺蜜两个人都是文笔控,希望有文笔好的小哥哥小姐姐一起啊。
世界设定呢是关于中古三界,修真的,人设等就只搞定了大概,有思路,当然希望你有更好的想法。
搞定了世界设定和主线背景以后,就可以创群了!!
希望能和创始组的成员和睦相处,一起构建一个有趣温暖的语C群!
有意向的评论扣我啊,谢谢(´• ᵕ •`)*

占tag致歉
虽然我不是群主但是群主是个小可爱(〃'▽'〃)欢迎来皮

【鑫祺逸】长江国际十八楼的cp日常

壮哉我大鑫祺逸!!!!
3P高甜无虐
大哥+二哥×三爷(团霸+团欺×团霸)
ooc有
已经在一起了的星期一组!
已经三方家长见面知道关系的星期一组!
副cp:泗源(嗯没了),还有一个小贺的,但是因为团队的关系吧,大家猜吧么么哒
当然,请勿上升请勿上升请勿上升!!!
.
.
.
.
.
.
.
行吧能接受的话咱继续吧!~●~●~●
.
.
.
.
.
.
.
长江国际十八楼的某个十人萌团里,有些各种各样的诡异cp,然而,在他们自己组合内部,却不可否认的在互相塞狗粮,最过分的,当然就是我们可爱的星期一啦!啊不对,鑫祺逸!
来咱们打个比方(举个栗子)——
——“丁层鑫儿!!!!”随着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吼,长江国际大楼楼下一个瘦高的清秀少年险些栽个更头。
抬头看向那个罪魁祸首,楼上的男孩儿不算太白,但是长得却十分好看,吞着口水才敢往下看,萌萌的锅盖头圆圆的,却像根刺一样直戳楼下少年的心。
mmp敖子逸你敢不这么可爱吗!?这是丁程鑫唯一的想法。不自觉的,他就露出了无奈又宠溺的笑容,“来了!”
“三爷啊,你明明怕高啊,怎么老丁在楼下你就这么开心啊?”敖子逸身后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敖子逸转头,撞进了马嘉祺盛满温和的双眼中,愣了好几秒才回过神。
马嘉祺走上前,轻轻将敖子逸带离窗前。这可是寒假啊,大冬天的敖子逸压根没穿几件衣服在舞蹈室,再吹下去要感冒了怎么办?刚刚关好窗子,手机振动两声,马嘉祺拿起手机。

阿大:把老三拉进去,如果他还想看窗外的话,让他把外套穿上,今天蛮冷的。还 有你也是,穿那么几件不冷啊?加衣服去

不算长的一段话,勾起了马嘉祺的唇角,“三爷,穿外套哦,老丁也这么说的,裤子老师还要等会儿才来。”好听的声音传入敖子逸耳朵里。
但是,他要是听话了他就不是敖子逸了好吧!“不是都关上窗户了吗?不穿不穿不穿!我才不要裹得跟个球一样咧!!”敖子逸仗着马嘉祺不舍得怼他,发挥着大长腿和马嘉祺玩儿起了你追我赶。
又是叮叮两声,马嘉祺低头一看。

阿大:他要我今天给他带香肠吃,如果他不穿,你就怼他哈,让他不长记性!你总是那么温柔他就得寸进尺啦!冷傻了阿姨不和我们说什么,我们两个人的父母还要揍我们呢。乖,给你带了喝的

唉——不要把我也当成三爷嘛阿大。马嘉祺想。然而丁程鑫太熟悉他们了,尽管马嘉祺和敖子逸不讲,他也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阿大:不管你怎么想,你们都比我小(•ૢ⚈͒⌄⚈͒•ૢ)

阿大啊你真的是个幼稚鬼啊——嘛先让三爷穿衣服吧!
马嘉祺重新抬起头,“三爷,你是让阿大带了热狗对吧?”马嘉祺就温和的笑着,笑的敖子逸后脊发凉,心道不好,在马嘉祺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之前,一把抓住了外套胡乱套了上去。马嘉祺一阵无奈。
“三儿你这怎么穿的衣服啊?”训练室门口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
敖子逸眼睛一亮,“丁层鑫儿我的火腿肠!!!!”扑向丁程鑫,丁程鑫忙把热狗的尖头对向自己,不弄伤敖子逸。
敖子逸当然不傻,如果自己直愣愣的扑上去,就会刺伤丁程鑫,一边的马嘉祺也看的心惊肉跳的。敖子逸放慢了速度走上前去,接过丁程鑫手中的袋子,看着里面的十三根热狗,很不解。
丁程鑫把温热的饮品递给马嘉祺,当马嘉祺的手触到那一杯温暖时,马嘉祺有些诧异,看着丁程鑫,后者回了一个灿烂如阳光般的笑容,马嘉祺回了一个温和的微笑。一边的敖子逸啃着那根吃完了的热狗棍,脸上很是不满。丁程鑫和马嘉祺当然发现了敖子逸的不高兴,相视一笑。
马嘉祺整理着敖子逸乱穿一通的外套,丁程鑫则是连忙小心翼翼的取出敖子逸叼在嘴里的棍子,责怪性地理了理敖子逸的刘海,看见敖子逸眼中半点不减的不开心🙁,丁程鑫终于没绷住严肃的表情,咽下了一嘴的大道理和小注意。提过另一杯饮品,把外面的袋子取下来,裹着室外冷空气和热饮品接触凝出的水珠扔进了垃圾桶。回过身看着敖子逸巴扎巴扎的大眼睛,一脸讨好的样子,丁程鑫接过马嘉祺递来的纸巾擦了擦杯外的水渍,轻轻的将暖和的饮品贴上了敖子逸没有一点肉的侧脸上,然后看着敖子逸炸毛“丁程鑫儿我不想喝热的啊啊啊啊!”敖子逸成功炸毛。
马嘉祺在一边笑道:“三爷这大冬天的不喝热的会感冒的,喝凉的又会拉肚子的啊。”
丁程鑫一脸“我就知道你又要宠他”的表情看着马嘉祺和敖子逸,好半天才说出一句:“那要不三儿你别吃热狗了?我这本来是我们十个人一人一个,裤子老师一个,主页君一个,额外的你还有一个,要不剩下的那一个我们给陈玺达?他又要来公司训练又要游泳训练,很辛苦的吧……”
“别别别我喝热的好吧!”敖子逸当然不干了,接过热饮后还在小声嘀咕“这都是些什么people啊唉要不是为了火腿肠三爷我才不向丁程鑫马嘉祺势力低头呢!”这话反倒逗笑了丁程鑫和马嘉祺。
过了一小会儿敖子逸突然抬起头看向丁程鑫,单纯的【jian第一声】笑的说:“老丁你好偏心啊~只帮我擦杯子外面的水啊~小马哥等会儿不高兴咯~”
丁程鑫不置可否,敖子逸找不到乐趣,回头看着马嘉祺,于是马嘉祺看着丁程鑫狐狸般的坏笑,带上他的招牌微笑【li suo dang ran / li zhi qi zhuang】回答敖三爷:“阿大上来前就帮我擦了,给我的时候是干袋子和干的杯子啊。”
而丁程鑫看着石化的敖子逸故作为难【fei chang kai xin】补刀了一句“用掉了我最后一张纸巾啊……”
“丁程鑫!!!!!!”
从长江国际十八楼中,再一次传出了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吼声。站在练习室外的裤子老师和陈玺达刘耀文在风中凌乱中……

“哥……我的脸好痛……”刘耀文搓搓脸。
“我也痛……狗粮太硬了……”陈玺达挤了挤眼睛。
“好痛啊……今天别上课了好不……”裤子老师不忍直视的闭上了眼睛。

“诶你们怎么站在门口?”从刘耀文的左边看去,陈泗旭和张真源走近,张真源茫然道。
张真源的手上拿着一盒章鱼烧,小心翼翼地吹了吹,才让陈泗旭咬过去。而陈泗旭道出了他们三个人打死不肯进的理由:“很明显,老丁小马哥和三爷在里头呢。”张真源恍然大悟中。我们的伍总出于习惯揽过了张专员的细腰,下巴搁在张真源的颈窝处,引得张真源咯咯咯的笑了出来。
mmp闪瞎了……
如果说鑫祺逸这三个人是温馨治愈向的话,这一对……纯属明目张胆!!!
从走道的另一边走开的贺峻霖一脸懵逼,“还没上课啊?难道我记错时间了?那你们继续愣哈,我……我再去打一下电话啊……”话还没说完自己耳朵就红了一片。
“易安这大过年的没放他回重庆啊?”陈泗旭问贺峻霖。贺峻霖一脸“闭嘴闭嘴闭嘴”,却没说话。“不是啊,我昨天还看到他们两个出去玩儿呢,话说我昨天喊你们怎么不理我?”张真源接过话头。
贺峻霖突然明了了,“哦——所以是你喊的啊,我还以为怎么了他突然拉着我跑了。”耳根和脸颊红扑扑的,特别可爱,小兔牙时隐时现,倒是真的像一只小兔子了。
这一对异地恋的……虽然说害羞含蓄一点儿,但是……还是很闪啊……!!!!

“快gun吧一群恋爱狗!”我相信这阵势,完全不亚于我大FFF团!

当天晚上TF家族微信群里刘耀文和陈玺达一通抱怨和扎心后,身在北京的贝贝和处身广州的小漂亮很不仗义的……(什么你以为是笑了?才不是你等凡人太单纯了!)他们两个人很不仗义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了一整个晚上。最后结论,没去重庆集训是一件很正确的事!


大家猜猜,我们贺老师的隐藏cp是谁?猜中了也没奖的(•ૢ⚈͒⌄⚈͒•ૢ)答案在标签里可以找到

然后——程程身为你的妹妹粉,求你远离饭圈!!!!!家长组这话是你这个大神仙说的吗!?!!???!!?我的世界观啊哥!况且家长组难道不是祺鑫吗?你的饭圈混错了?你看的是竹马组吧!?就怕程程下次一个忍不住戳了一个赞那就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了哈哈哈!

【苏沐秋】伞哥生日
官方和虫爹都已认证,三个生日为1997年10月21日
好的伞粉们围攻虫爹问忌日吧!😏😏